本站最新网址www.sjp89.vip   

干爸疼我

有一回,jijianhui来考核,我老爸被查出一些问题。老爸贿赂了中央大员50万元。可是那大员好像还是没最後决定,老爸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整天愁眉苦脸

  “唉!看来我得帮老爸一把了。”

  那天傍晚,我独自一人去了中央大员的住处。

  “首长,今天晚上我想陪您一同晚餐可以吗?”我直截了当地暗示。

  “哦?!┅┅”中央大员有些吃惊,可是看到我妩媚的目光和性感的身材,不由的答应了,“好好,进来吧!”

  “是。”我的嘴角闪过一丝自信和轻蔑的微笑,“还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我的诱惑!”我心里得意的想着。

  晚餐时我就故意喝醉酒,我依偎在首长怀里,醉眼迷离地看着他∶“首长,我帮你洗个澡好吗?”

  “啊?那┅┅”首长对我的露骨的挑逗有些吃惊。

  “好不好嘛?”我故意扭动。

  “啊┅┅好好┅┅好呀!”

  “来吧,我帮您脱衣服。”我有些摇晃地帮他脱光了衣服,我自己也故意扭捏了一番脱得一丝不挂。我靠在他身上,一起进了浴室。

  那大员可以做我爷爷了,皱皱巴巴的老皮,萎软的男根,看了就心,但我目的明确,所以也就咬牙忍了下来。我们一起泡在暖暖的浴液中,我假装迷糊,任由那老鬼肆意摸弄我娇嫩的玉体。

  任他玩了好一阵子,我才开口说话∶“首长,我来给您涂泡沫。”说着话,我就用我硕大的乳房开始仔细地在他全身涂抹泡沫,还故意在他的男根处反复挤压。

  “哦┅┅哇!小尚,你可真行!”他的男根终於挺了起来,我不失时机地马上用嘴含住,舌尖挑拨着龟头最敏感的地方,还时常把两颗乾瘪的肉球含进嘴里啜。

  “哦┅┅啊┅┅快!尚,快让我进去┅┅”他终於上火了。

  “首长,您做我的乾爸罢!我好想你!”我嗲声嗲气地说。

  “哦┅┅那好呀┅┅以後我们就可以常见了!”

  “对呀,乾爸!你真是我的好乾爸!以後只要您一叫我,我马上就会去看您的。”我更加起劲地吮吸他的肉棒∶“乾爸的肉棒真好吃!我要经常吃!”

  “呀┅┅呀┅┅好女儿,你真妙不可言!”

  “乾爸,我老爸的事您一定要帮忙解围呀!”我抓住时机抛出最核心的一句话。

  “那是自然了,我的好女儿,来来,快给爸爸插吧!”老头已经被我弄得坚持不住了。

  “嗯,乾爸,快来插女儿呀,女儿的小穴穴痒死了。”我一边嗲声嗲气地说着淫话,一边在浴池边高高蹶起肥肥大大的屁股,鲜红柔嫩的的花穴完全暴露在老鬼面前。

  “爸爸来了。”老头挺着硬梆梆的肉棍,“噗吱”插进我嫩嫩的阴户里。

  “哦┅┅啊┅┅”我也半真半假地发起情来,激动地随着他的抽插而扭摆屁股,没多久老鬼就泄了。

  我存心折磨他,刚刚泄了,我就又开始含住他那软软的条子,同时用一双玉手温柔地揉搓他的肉袋。过好一阵子,他的肉棒又被我弄得半硬,这回我让他做在浴室里的小石凳上,我骑坐在他怀里,把那半硬的肉棒夹在我还未满足的蜜壶中,我还主动摇摆。

  “哦┅┅啊┅┅”老头痴迷地享受着。

  “哦┅┅啊┅┅”我也饥渴地缠绕着他。

  “啊┅┅啊┅┅不行了┅┅”老鬼又被我弄泄了,可我仍然没有满足,继续抚弄老家伙。

  “呀┅┅呀┅┅我的好女儿,老爸不行了,老喽┅┅”老鬼开始求绕了。

  “不嘛,我还要嘛!”我撒娇、发贱,缠着老鬼还要。

  “我的宝贝儿,你要要了我的老命吗?老爸真的体力不支了。”老鬼已经气喘吁吁了。

  “好吧。”我不太情地伺候老鬼冲洗乾净,然後搀扶着他一同去到床上睡下,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还没吃早饭,我就把他那肉棒又弄硬,再一次强奸了老鬼。把那老东西真的吓怕了,一个劲讨饶,最後不但没有查处我亲爸,还送给我10万元当做认乾女儿的见面礼。

  “嘿嘿,怎麽样?我的手段够超一流吧!”

  再後来,我有一次做为团里的代表里去京里开会,在一个五星宾馆的总统套房里,又跟那老鬼我乾爸重温鸳梦。

  一夜的折腾,当我醒来时,乾爸已经穿着睡袍坐在沙发里喝茶了。

  “宝贝儿,醒啦,快吃早点吧。

  我懒洋洋地爬起来,赤身裸体地到客厅里喝了一杯温热的奶,吃了几口三文治。

  “乾爸,我好困呦。”我嗲声嗲气地一边说着,一边就拱进了老鬼的怀里∶“我还要嘛!”

  “你看你看,又来了,爸爸老了,不行了,昨晚让你差点没把老命吸掉。”

  老鬼乾枯的手在捏弄我的乳房。我则把手伸进他的下面,把玩那软耷耷的肉条。

  “老爸,都几点了,还不走?陈司令等着你呐。”老鬼的三公子来这儿找他了。

  “啊!┅┅”我惊叫着畏缩在老鬼怀里,羞愧难当,一丝不挂的我不知如何掩蔽令人羞耻的裸体。

  “哦,这就走。”老鬼说着要起身,“宝贝儿,没关系,去跟小三玩吧,他年轻力壮。”说着就把我推开,起身穿衣,在卫兵的服伺下走了。

  “乾爸。”我惊慌地抱胸蹲在地毯上,不敢看跟我年龄相仿的三公子一眼。

  “哈哈,哈哈,美人,还怕羞呀?来吧,爬过来,让我玩玩。”

  “啊?!他竟然说玩玩?我是什麽?玩具吗?”我心里感到无比屈辱,浑身因此而微微发抖,羞红的脸像火烧一样。“我┅┅我可不就是他们的玩具嘛。”

  我羞愧忸怩地慢慢爬到他脚前。

  “来,用嘴帮我脱鞋。”他高傲地坐在沙发里,跷着二郎腿,拿起一份当天的报纸看了起来。“快点,贱人,当心我抽你。”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天呢!他比他老子厉害多了,简直不把我当人看,我再怎麽下贱,也算是司令的千金呀!”我感到羞辱得气都喘不过来。“唉,老爸呀,老爸,为了你的前程,我只好被人恣意侮辱了。”

  我咬咬牙,爬在三公子脚前,张开嘴咬住三公子的皮鞋带,一点一点地扯,终於揭开了,“可是怎样才能脱掉他的鞋呢?”一丝不挂的我呆呆地像狗一样爬在他脚前,看着亮的皮鞋费力地琢磨着。

  “有了!”我用牙咬住他的鞋後帮,使劲往下拉,“成功了!”我终於用嘴脱下了他的第一只皮鞋。尽管心情很敢羞耻,可也感到成功的喜悦!

  “我真是贱坯子,干这个居然还高兴。”我自己骂自己。

  随後他先让我伺候他洗了个澡,又让我用乳房为他全身涂浴液,然後用嘴把他的肉棒弄硬。这小子玩的特别,偏要插我的屁眼,我可从来没有被这麽侮辱玩弄过,我拒绝,可是他毫不顾忌我的尊贵身份,狠狠抽了我几个耳光,我不得不屈服。

  “我的好哥哥,我的屁眼从来没有这麽弄过,你可要轻一些呦!”我带着哭腔乞求他。

  “好啦,好啦,小宝贝,我会温柔一些的,像你这样的处女屁眼是我最喜欢的。”

  “啊!┅┅痛呀!┅┅慢点┅┅慢点呀┅┅”我感到他的硬家伙慢慢顶开了我的羞涩的菊花瓣,不可阻挡地一寸一寸地插进屁眼,插进我的娇嫩的直肠。我只感到异样的剧痛和十分的羞辱,浑身颤抖,可是我不能拒绝这个显赫的男人,他有能力毁了我的一家,我必须献身。

  “啊!啊!好痛呀,求求你,轻一些。”

  “你的屁眼真好,好紧呀,很久我都没有玩过这麽好的屁眼了。”

  我的思维已经被直肠里的大肉棒完全控制了,我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进口高级地毯上,悬垂的硕大乳房随着大肉棒的抽插而沉甸甸地摇晃着,浑身的肌肉随着一下一下的撕裂般的剧痛而抽搐。

  他的肉棒越来越硬、越来越热、动作也越来越粗暴,伴随着他的大声嚎叫,我感到一股热流射进直肠深处。他拔出了肉棒,而我的娇嫩的屁眼却还张着口在蠕动,我已经无法控制它了,我精疲力尽,无力爬起来,只好仍然趴在原地喘着粗气。

  “哈哈,小宝贝儿,你的屁眼看来还没吃够,还张着嘴要呢,给你这个。”

  说着,他从果盘里挑了一根青硬的粗大香蕉,残忍地塞进我的屁眼,开始时还留一截在外面,像条狗尾巴。

  “小母狗,给我爬两圈。”

  “你?!你怎麽能这麽对我?”我委屈地哭了。

  “啊哈,你还委屈?有多少漂亮的女明星要给我舔屁眼,我还嫌她没有档次呢!初次见面我就临幸了你,你该感到莫大荣幸,要感谢我才对。你还敢抱怨?

  你还想不想好了?我一句话就能让你老爸下台,只要我高兴,我就可以把你关进我的狗笼子里当狗养着。不信你到我家看看,我现在屋里就拴着三条美女狗。

  “

  “啊!┅┅”我惊呆了,他的确有那种能力。我顿时没了自尊,马上像狗一样在地毯上爬了起来,爬到他跟前,还媚态十足地把他的已经疲软、沾满了黄白混合粘液、散发着精骚和屎臭的肉棒含进嘴里,细细地舔乾净,他满意地抚弄着我的秀发。

  “好哥哥,都是小妹我的错,我再也不敢惹你生气了,以後你让我干什麽都行。”我不得不说出这违心的话。

  “唔唔,这样就好嘛,哥哥不会亏待你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把那麽粗、那麽长的香蕉,硬是全部插进我的屁眼里了。

  这还没完,他又拿起化妆台上的小香水瓶强行塞进我前面的肉洞中,最後又用两个衣服夹子,紧紧地夹住我的两片粉红鲜嫩的阴唇。

  “噢!好痛,好胀呀。”

  “不痛、不痛,你会习惯的。”说着又在我每个乳头上各夹了一个衣服夹。

  “啊!”剧痛从乳头传遍全身,我在微微颤抖。

  “嘻嘻,宝贝儿,好了,我要带你逛街,送你一些礼物。”

  “好哥哥,我这样子怎麽走得了呀?好难过呦!”

  “慢慢你就会品出好滋味的。对了,再给你喷些香水。”他说着就从衣袋里掏出一小瓶黄色香水,喷在我的阴部和大腿内侧,屁眼上也喷了一些,感觉凉凉的。我无奈地穿上紧绷绷的牛仔裤和紧身上衣,试着在屋里走了几圈。

  “啊呀!那种滋味难受极了!”乳头痛、阴唇痛,直肠和屁眼被粗大的香蕉撑得满满的,小穴穴里也被香水瓶子胀得满满的,紧紧的牛仔裤使得香蕉和瓶子决不会掉出来,前面隐约可见夹子的隆起,紧身胸衣在乳头的部位也异样地支楞着。心里想到这些就会感到奇耻巨辱,可是我毫无办法逃避和抗拒这一切,艰难地随着他下楼,乘他的大奔驰去最高档的商厦。

  走在商厦里,我不得不假装挽着他的臂膀,否则我一步也走不了。但即使这样,我的走姿也是怪怪的,好多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当时真是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耻!

  後来,我渐渐又感到一种新的刺激从阴部、屁眼和大腿内侧一波一波地侵袭周身,我想努力控制这种感觉,可是却越来越强烈,我的呼吸不由自主地加快加粗了,感觉得到脸在发烧,阴部越来越痒,竟然产生了想被男人的肉棒狠狠插入的强烈欲望。我的丰满的臀部开始微微的扭动,大腿在暗暗地互相摩擦,我的思想中绝不希望在这高档次的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等淫靡的姿态,可是好像我已经不能控制我的躯体。

  “我要去卫生间。”我小声跟他说。

  “你想去手淫吗?”他竟然小声的,但是直接地说中我的心思,我不由得羞愧万分。

  “你哪也不要去,跟着我。”他平和但威严地告诫我,我只好强忍着痛苦和骚痒跟着他逛。他却故意把我往人多的地方带,令我羞辱得无地自容,他却更加得意!

  我应该属於有钱人了,有车、有裘皮大衣、应有尽有。可是他花钱送我礼物的气派却也着实令我震惊∶送我一条高筒丝袜,法国名牌,3500元!

  送我一条意大利蕾丝内裤,3800元!

  送我一只德国文胸,2700元!

  送我一双高跟鞋,8800元!

  送我一只坤包,12000元!

  送我一套秋装,22000元!

  送我一件风衣,31000元!

  送我一瓶法国香水,6000元!

  送我一套法国化妆品,8000元!

  送我一条南非钻石项链,80000元!

  送我一颗红宝石钻戒,70000元!

  送我一只坤表,50000元!

  他一口气在商厦里买了30万元的小礼品送我,不仅我惊呆了,就连商厦美方总经理也惊呆了,亲自把我们送上车子,还鞠了一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