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jp89.vip   

天使也哭泣

飘落樱雪的魔山中,终日是雾茫茫,若误闯这魔界之森,究竟会落何境地,无人可知,也无人闯入生还,毕竟魔界原本就是代表著十恶不赦,不论是人界、仙界、冥界都将之视为大敌

  若能互不相干,那是最好,若是征战杀伐,可就是生灵涂炭了。

  此刻,在魔城的魔宫中。

  魔王伊苏,为魔界之主,向来视众天使为头号仇人,无奈身为魔尊,当然偶会找些人去大闹个事。

  上次,上级天使封印魔界之森,不准他们的人进入。

  他非常动怒,正愁怎麽报仇。

  天使,一向被视为正义的代表。

  魔界,被视为是邪恶的一切代表。

  对魔王伊苏而言,那又能怎麽样,天使界向来自视甚高,千万别有落单的女天使落在他手上,不然铁定让她给回不去的。

  ※※※※

  在天使界之天使宫。

  莫薇儿,是个刚从人界被挑选为天使者,原因是她曾以身子救了一村的村民们,因此被下级权天使奥彩收为实习天使。

  刚入门的她,好奇的不知道该学些甚麽,身为实习天使的她,还不是正式的天使呢?

  今日权天使奥彩召唤了她。

  「莫薇儿,今日让你到远山村,魔界之森采回芳心之果,这果子可以让你提升天使的灵力,不过每个月只有这时候才能采收,只有一颗!」奥彩笑逐颜开的向那刚为实习天使她,看来还是那样的纯洁。

  莫薇儿蕴起那甜甜的酒窝,这事听起来一是很容易的,灿烂地转了一圈,轻拢著白洁的天使衣,揖身的笑道:「我很快就可以回来了,不一定薇儿可以采个两颗果子,很快我便能成为正式的天使了。」莫薇儿自从来到天使界後,便专心想将自己的神力提升,权天使虽为下级天使,但是奥彩的仁慈之心,就像是个年长的姐姐般。

  「你快去吧!现在你没有天使之翼,我这边有风之丸能助你逆风而行,记得快去快回喔!」莫薇儿点点头,怀抱著风之丸往人间而去。

  ※※※※

  魔界之森。

  当她落定之後,灿眸所瞧的是鬼里鬼气的雾。

  「咦……当真没有去错地方吗?」她还半信半疑的。

  莫薇儿向来便是胆子大,心思细腻,她还是小心地往前行,那草木长到让她完全看不到前方的路,只好边剥开草木便低伏著身子往前行,终於来到一处,闪著金光点点耀眼的湖畔。

  「这是?」她惊到伫足而凝著,不能置信的说:「这很像是仙境啊!我是魂游吗?不然怎麽会来到此处。」她小跑步的往前一奔,前面巨数上结著一颗紫光果子,听权天使说到,这果子会发出紫光。

  太好了,没有迷路便找到了。

  在接近巨树前,陡地黑雾四起,不到瞬间,前方立著一个男子,让她止住往前之势。

  她愕然以对,这是怎麽一回事?

  眸光转著,那男子满头乌发,与她金发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看起来好严肃,可是双眸充满冷漠,眉间的杰鹜不屈,不像是个普通的村民。

  不知道,她只觉得好冷。

  於是她决定了,逃跑,转过身往前而去,不过,突然撞上了那个人。

  「不……」

  那男子,冷冷的瞧著她说:「今日,我伊苏正愁没有遇到个天使好好发发怒气,今日我便让你回不去。」「你想对我怎麽样?」伊苏挑了眉头,嘿嘿冷笑说:「我想知道,如果占有天使的身子,会是怎麽样的感觉。」「你敢这样对我,我可是实习天使?」她早已吓的脸色泛白,这男人说要强暴她,怎麽办!

  渐渐地,他感到一种新的愤怒,深深占据了他的心灵,他一定要强暴这天使,狠狠地。

  满溢花香弥漫在空气中,初阳挂在树枝上,鸟儿嘹亮的叫声,与虫鸣叮咚声交泛成一片,那男人的眸光闪闪发光。

  紧接著他,朝著她那麽一笑著,她居然被定住身子。

  不会吧!她不能动了。

  当伊苏走近她时,只好闭上眼睛,牙关咬紧,不过,这男人不要脸的抚摸她的胸前。

  「不要!」

  他视若未闻的,还用用粗厚的手指透过天使衣来捏挟乳头时,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强暴这身子一定挺有趣的。」2被强暴了她不是圣洁的天使莫薇儿从未给任何一个男人给侵犯过身子,何况是碰触乳房这禁地,但是全身难以动弹,微启唇口才知道,这是全身上下唯一可以动的地方,即使将要面对那么样的不堪,她还是想拚命去阻止。

  「求你放过我,我只是个实习天使,何苦这样为难我呢?」她声泪俱下,神情哀凄的控诉着这一切。

  眼前这个像鬼一样的美男子,那肩膀和肌肉十分发达的曲线,那身躯依然华美迷人魅惑,虽说是清瘦了,那双瞳眸却特别明亮,即使是英俊逼人,那绝容的超凡脱俗,也许是面临此人的强暴,还是会接受吧!

  他睨着这相当惹火的身材,胸前高高挺立的乳峰,若隐现出一道极为挑逗的轮廓,即使他身为魔界之王,这样的双峰的确是十分出挑的迷人,最为撩人的是乳峰上的两颗紫葡萄的形状,是在显眼不过了。

  「我不只会要你身子,还是狠狠地要,一点也不会因为你是处女就心生怜悯,别忘了要了你的男人是谁,是我魔界之王伊苏!」她惊的泪满盈充着眼角,这人,当真是鬼!

  他右手乍光初现,手执酒杯,盈满着葡萄酒,直接张口一仰而入,未吞下,邪睨一笑的吻住她粉唇,以齿撬开那嘴巴,将酒咕噜地注入她唇中。

  「嗯……」她莫明地接受着,也只能接受,可怕的是这酒让她全身闷痒,胸口激动使她热泪盈眶,居然好想让眼前这个男子可以进入她的体内,以坚挺的男性肉体填满。

  天啊……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那酒是烈了些吗?

  「别担心,被我折磨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仿佛是宣誓着,啪地一声,他猛力撕烂了她的上衣。

  「啊……不……」她那形同虚有的衣物就这样散落了下,紧剩下内裤,两团浑圆的肉球就这样坦露在他眼前。

  那内裤是这样惹人烦,他粗鲁的拉扯她的紧存最后一道防线。

  啪,这次撕烂得更严重,飞快着横抱起她卧躺在草地上。

  「呜……」怕,她真的好怕,她会变成怎么样?

  他低着身子,那右手不知何时,取着一团奶油球,直接糊在她的乳头上,更狠的连下体私处也放了一抹。

  「你可是我的好早餐啊!一定是美味极了。」他以手指在沾着奶油的乳头上划着圈圈,边搓摩她乳房,双手捧着乳房,将它们靠拢在一起,看起来是好玩得很。

  「你这个变态魔鬼,变态,变态,太变态,很过份。」她知道是黑暗将要掩没了她的身子。

  快被强暴了,她再也不是圣洁的天使了,呜……呜……他粗暴地咬含住乳头,吮吸它们,原来奶油沾在女人的乳头上会或沁入女人味更是好吃,他情不自禁的啃咬着,就好比是上好的甜心派,这样好吃。

  「啊!痛,不要好痛。」她脸色苍白,身子被人当做是面包啃咬,痛得快要晕死过去。

  他不自觉的蹙起浓眉,这好好吃的甜心尤物,却不懂得浪叫去迎合男人,他会让她知道,怎么去当真正的女人。

  「真好吃,让我多咬个几口。」他一口含着那未经人事的蓓蕾,那牙齿慢慢地咬下去,直到那咸味入口。

  原来,处子血溶入甜心奶油,更是人间美味,另外一边岂可放过。

  可怜的两边乳头,早已经剩下一半是连接在乳房上面的,好惨!他现在才知道,他也是变态。

  「不……不……」她的身子被撕裂了,乳头是那样敏感的部位,现在居然快被咬断了,痛苦的呻吟让她冷汗涔涔。

  3被强暴了她不是圣洁的天使

  ※※※

  莫薇儿好想死,真的!

  那痛,噬人骨头的痛,皮肉的痛,血渐渐地涌了出来,那乳头断裂处,随处可见血滴斑斑,血珠沿着乳房流下,那画面只会让人心跳停格,时间停伫。

  这是残暴的性虐吗?

  她莫薇儿只不过是个实习天使,只不过是因为权天使所交代的任务,居然得受尽这种摧残,要生不生,要死也不死的。

  「太过份了,你这个凶魔鬼,这样残害我的身子,我作鬼也恨你。」她几欲寻死的心,就这样在眸光乍现,该怎么办才好。

  魔王伊苏见到这血,就染红了她的乳晕及乳房,嘴角牵扯出一抹冷笑,接着,他以那右手食指绕指柔般,沁着那血,在乳房在画圈圈,一圈又一圈,他那下体的昂然便这样蠢蠢欲动了起来。

  「你的血让我更想要了,处子之血吗?还是你早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女子,只不过是在我面前装清高,哈……」他以指沾血,用那鼻尖嗅着那血的味道,果然是处子血,看来他这次补获个好猎物,只不过,该怎么将她玩到让她变成永远不会动的木尊娃娃。

  恨!

  他魔王对天使只有永远的恨,恨不得赶尽杀绝,天使又是怎么样的,天使便操作整个宇宙,将他魔界赶绝到这天之荒,地之涯的冷凄处。

  所以,他更是不能放过这──所谓的半调子天使,他伸出舌头并卷曲着,开始以舌尖来拉扯着那受伤摇摇欲坠的乳头,嘴唇的轻轻触动,这身子体温热乎乎,让他直想发狂,不过,他得先忍着。

  她哽咽出声,声声求饶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请放过我,我不当天使也成,请不要再伤害我这身子。」但是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痛到快死掉,右乳房激喷出鲜血而出,痛痛痛!

  他居然咬了一小块右边乳房的肉,他的嘴巴还渗着血,就沿着他嘴角流了下来,「哈……」取下了这块肉,右乳的嫩肉,手指去摸着这触感是那样的嫩,让人真想一口便吃掉。

  「你居然狠心……咬我的肉,让我死了,我求求你……」她真的快死了,这个魔鬼正啃着她的肉。

  他轻巧地将这乳房肉给收了起来,冷然道:「这块肉我会保存着,我拥有你的肉体,就代表你永远都离不开我的手掌心。」仰天长笑的,那笑声自是十分张狂,很得意,想不到虐个女天使会让他,即使出卖了灵魂给了鬼,也是愿意的。

  但是可怕的是还在后头呢?他邪睨的闪着眸光。

  她眼中满是惊怖,就是这个眼神,会让她害怕,表示着可怕的事,还又更虐的事,更死不如死的事吗?

  「不……不……不……」用尽全身的力量狂喊着,期望上达天使界,但是根本就无法做到。

  「这下体的金色毛发还真是美,不过如果赤裸裸的呈现会更美。」于是他抓狂的像是头愤狮般,居然在短短几秒中,拔光了她私处的毛发。

  「啊!救命啊!」她好痛,私处那敏感地,这时必定是血流不止。

  他感叹着,手中握着那奶油球,便黏在那私处上,他黑眸又闪着,手中竟取出一条热狗,便往私处给捅入,可以想见那处女膜必定遭到侵犯,一定也渗着血光。

  「痛啊!不要继续了,求求你,求求你……」她真的快死了,头一直晕难以识清楚前方魔鬼的容颜。

  而那魔鬼,正低着头,朝那插入私处的热狗,一口一口咬着,边舔着那私处的奶油糕。

  「处女的美味,正是这样可口好吃!」他一步步侵入着莫薇儿的私密处。

  4古埃及神圣金牛仪式

  那热狗虽然是长长的软形物,但是为经人事的处女幽径,那堪这种东西的侵入,莫薇儿那脸早已扭曲,惨然的面容竟无一丝丝的血色。

  她只好当做自己已经死了,那身体已不再是自己的,但是痛,坠入深渊的痛,还是好痛,痛不欲生。

  魔王伊苏终於将那热狗啃尽,接下来有兴趣的是那深不见底的深幽,用手掌轻轻拨开那双腿,而今他只想好的欣赏那天使的私处风光。

  「别担心,热狗怎会破你的身子呢?要破你的身子的是另有其物。」他的眸光是深不见底的,倒底是想怎麽样,连外人也不得而知,不过,他会恶狠狠的惩罚这个天使,也许一次便会要了她的命。

  死一个天使又能如何,上回与天使大战时,那精锐的魔骑士惨死者不计其数,否则他怎会率著所剩无几的魔兵逃到这阴暗之处。

  他绝不会这样善罢干休,虐死这个下级天使才只不过是开味小菜,後续要上的菜,是真得让人渗入毛骨的悚人一惊,轻撇眼眸见到这个天使,即使拥有绝颜的怯懦,还是难以让他动心,甚至是怜心。

  战败的仇恨可以让一个魔变成一个鬼。

  她存著是最後一口气息,也许将要死去,死去不是可怕的事,而是过程,他还会怎样糟蹋自己呢?已经是痛成这样了,还要怎麽样!

  「你一掌毙了我吧!我不想活得这样痛苦,甚至是连个女人的自尊都被践踏在地,更不想被虐,毫无限制的虐!」她轻咳了几声,那喉咙也是乾涩到说不出话来。

  这时,他正用著手指探入那迷人山丘,肥厚的阜肉,让人更想品嚐那甘美,低垂下了头,他用力地咬著那阴阜的肥嫩,直到破损泌出血丝。

  「啊……不……」可怕的噬心椎心痛无情地一波又一波袭来,私密处的撕裂痛让她即将晕死过去。

  但是冷漠的魔王只不过睨了她一眼,便仰天狂笑著。

  「天使!圣洁的天使吗?哈……我呸!」

  她气若游丝,半睁著眸光,瞧著眼前这丧尽天良的恶魔,那沾著她阴部之血的笑容,是那样的开心。

  「我的私处要咬尽管咬,随便你这个魔鬼,我若死了,权天使姐姐会为我报仇雪恨的。」她含著冷绝的笑意。

  该是时候了,这天使还不知道甚麽是真正的魔鬼。

  他放开了他的身子,祭起黑色烟茫,幽光闪闪萦绕在这片林中,奇怪的事,似梦似真变成了有如祭坛。

  而她变成在这祭坛的正中央。

  虽然不怕死,但是突如其来的背景变化,她那能不惊,这魔鬼是想烧了她的身子吗?

  她止不住身子的发抖,好怕啊!她真的好怕,眼前出现的金色的牛角,就醒目的放在前方祭台上。

  脑中灵光闪过,古埃及有崇拜『金牛』之风,相信金牛是生殖之神奥色里斯的化身,这是一种古老的习俗,未结婚的处女在庙内裸体供奉,而这些处女处於宗教责,必需要把下体献给金牛。

  不过这金牛的角出现在此地,是代表著他想要用这种东西破她处女之身吗?

  「千万别用这种东西对待我,求你,我甘愿为你奴一辈子。」她害怕到想逃走,但是咻地一声,陡地被绳子困在祭台上,可怜的双脚被绑各绑到外边成了大字形。

  他无情地前往祭台上,拿起其中一只金牛角,缓步的走向她面前,看到这天使因为过度惧怕连唇部都咬出了血丝,他内心更是阴冷。

  「这是我们魔界的传统,以神圣的金牛角破处女身,今天即使你是天使也得从这神圣的仪式。」他以手剥开了她那深幽之嫩紧穴,探进那薄膜的位置。

  「不要,不要啊!」她不要被这样对待,即使真的有这种仪式,她也不愿被这样对待,怎麽可以,不……凄厉的声音漫於空气中,但是没有止住他的动作,那尖锐的金牛角,竟恶狠狠地捅入她的幽穴中。

  「啊……啊……啊……」她痛得直快死掉,全身冒出冷汗,被绑的身体扭屈挣扎,但那尖锐物还是无情的侵入她深处,一直,一直的深入,直达那最深处的深幽。

  悲鸣……天使也哭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