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jp89.vip   

美丽后庭

李剑中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府城门地铁站。如果不能赶上这最后的末班车,就得打车回家了。想着家里的情况,李剑中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加班到十一点,不是因为有非完成不可的工作,而是不想回家。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让人目眩,李剑中现在的状态,恐怕可以用所谓的神魂颠倒来形容。一切都要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李剑中在「煊特区」的售楼中心认识了刘盈,就是他现在的妻子。

  但刘盈并不是售楼小姐,她也是来看房的。由于跟地铁六号线的车站只有八百米的距离,很多在市中心上班的年轻白领都很喜欢这座小区。它的包装,它的位置,都很适合钱少缺房的他们。事实上,当时李剑中并没有觉得刘盈有多么出色。两人的见面根本连生命中的过客都算不上,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在不同的销售员的带领下同时去光顾了一间样板房而已。看房的时候李剑中并没有太在意刘盈,至于刘盈是不是在意了他,他不想问也不在乎,现在说这些早已没什么用。反正当时的情况是,两人都对同一种小两居室的户型感兴趣,并选择了同一单元。两人看房的时候比较志同道合,也就很随意的交换了电话号码,约定在装修的时候可以交流一下。

  李剑中没有女朋友,但不代表他不受女孩子欢迎,他只是不在乎这件事而已。

  不在乎就是不在乎,他没有任何生理或心理上的毛病。他觉得自己还年轻,远在南方的父母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李剑中虽然有不少异性朋友,但没有一个女朋友。

  于是在这次命运的看房结束之后,李剑中就和刘盈做了邻居,楼上楼下。到装修结束之后,两人就成了情侣。入住后一个月,领了结婚证。刘盈在离家更近的CBD中央商务区上班,就职于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她虽然没有什么倾国倾城的容貌,但穿上一身职业装,仍然浑身散发出知性白领的成熟美。李剑中不认为自己是OL控,但他非常相信门当户对。在农发行上班硕士学历的他,也希望自己的太太有基本对等的位置。最起码要有共同语言。

  这原本是一对璧人,李剑中端一个金饭碗,有文凭,有前途。刘盈在外企摸爬滚打,当着小经理,挣着高薪。

  然而幸福美满总是相对的。不完美才是绝对的。

  ++++++++++++++++++++++++++++++++++++++++++

此时的刘盈躺在自己的卧室,哦,这是她在十九楼的卧室,十八楼是李剑中的。两人没有换掉房子,仍然把这两间都保留了下来,当时是刘盈坚持这么做的,就是为了现在的方便。

  一只男人的手缚上了刘盈紧致的乳房上,27岁的身体仍然是青春的,这个从青涩向成熟过渡的年纪,让身边的男人无法自拔。

  男人的手轻轻地在峰顶的蓓蕾上滑动,激情过后的温存才是征服女人的迷幻剂,虽然甜言蜜语和鲜花礼品同样重要,但每次做爱之后的温存,更真实,更体贴。

  刘盈还在回味刚才的疯狂,男人的温存就像在身体里重新点燃了一根火柴,温度又开始慢慢上升。

  「你又想要了?他快回来了。」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把灼热的手缓缓地向下移去。若即若离的在刘盈胸腹之间慢慢的抚过,感受着刘盈那一层细细的汗毛,最后,停留在这新婚少妇隆起的阴阜上,用三根手指搅动着同样细软的毛发。并有一下没一下的刮过仍然勃起还没有完全冷却的淫蒂。

  「要死了。唉——」刘盈长处了一口气,男人娴熟得挑逗着,那是她最敏感的所在。今晚看来又是这样。刘盈伸手抓住了男人的肉棒——果然再次坚挺不堪一握。她闭上了眼,轻轻地上下搓动,偶尔也用食指轻扫马眼——正如男人对她的了解,她也知道男人想要的是什么。

  得到了刘盈用行动给出的正面回答,男人似乎很满意,他的中指轻轻地从刘盈的阴唇上划过,继续向下,准确地探向刘盈另一处更为干爽的所在。并开始顺时针——哦,刘盈的感受的方向该算逆时针吧——轻揉,男人并不急于开始第二回合。这一回他想要的不同。

  刘盈再叹了一口气,她知道男人想要的是什么,她并不是很喜欢肛交,好在男人也并不是次次都要。上一次是快两个月之前了吧,想到这里但她也不愿再抵触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刘盈慢慢的扭动着身体,钻进了被子,用自己的舌头找到了手中的肉棒,添上马眼,然后把整个伞状的头部含了进去。她尽力想要多弄些唾液上去。既然决定了接受,那自然还是减少一些痛楚的好。

  「嗯——」这回轮到男人叹气,刘盈身体的移动让他不能再够着她的下身,于是他伸手握住了刘盈的一只乳房。虽然并不大,但很温润,弹性又很好,男人并不在乎尺寸,尤其是享受着熟练温柔的口舌侍奉的时候。「先在前面吧,润润。」男人想起刚才还留了些东西在刘盈前面的洞内,该够用来润滑吧。

  刘盈翻转身跪起,面向男人,一只手握住已经湿润的阳具,一只手扶着男人的腰,慢慢的蹲了下去。「滋——」前一次的战果仍然在体内,阴茎毫无阻滞的缓缓深入进去,膣内的嫩肉迅速包裹上去,直到龟头的最前部顶上一个更为娇嫩的小东西。「啊————」刘盈长长的呻吟挑动了男人某一根动物神经。龟头顶到了实物的感觉唤醒了其他管理欲望的全部神经。男人两腿用力,把腰向上坚实的送了出去,双手手指纷纷陷进了刘盈的臀缝。「嗯————」换来了刘盈更尖细的一声娇吟。男人决定在换口味之前,先好好享受这丰美的肉壶。虽然不是处女,但刘盈的弹性就是这么令人着迷,她一直在保持运动锻炼,床上的疯狂依赖体力,刘盈知道这一点。就算已经激情一次了,现在她仍然可以收紧,并扭动着自己的腰,用阴户来撸动男人的分身。两人默契的配合着。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起来。

  突然男人猛地抓住刘盈分开在自己腰侧的两条大腿,全力顶了上去,牢牢锁住不让她再继续抛动自己的身体。「嘶——嘶——」刘盈吸着气,俯下身来,拥上了男人的肩膊,把自己早已坚挺双乳紧紧抵在男人胸前,用尽全力收进自己的会阴,膣肉仅仅的拧上了体内的肉棒,想要榨出更多精华。

  片刻的安静后,刘盈发现了什么。「你又骗我——」「还早得很呢。」男人缓缓地抽出了武器,粘带着被刘盈彻底稀释的自己上一次注入的精液。

  事实上,他也是不得不停下来,像刚才的激烈交合,原本就不是他能承受的,更何况,他想要的是别的刺激。

  男人翻身把刘盈放在身下,搬起她的腿,在左腿的小腿肚上轻轻啮了一下,听着刘盈的呻吟,将分身抵在了仍然干爽的肛门上。

  「你慢一点。好久没做过了。」

  男人原本也没打算很快就进入,但趁着湿滑,他缓缓将龟头抵送向前,虽然体力不比当年,但坚硬如故,这是他对自己最为自信和满意的一点。不然还真拿不下这丫头,男人重整旗鼓,坚定但不莽撞的用龟头揉搓着刘盈的花蕾,向里一点点地探入。

  终于整支龟头都挤了进去,刘盈的肛门口就像一根拧了好几回的橡皮筋,紧紧地勒着龟头和肉棒的接缝。男人长出了一口气,把龟头从这样紧地入口送进去的过程,每次都让他觉得脑中就像打了几回闪电,快感强烈地让他不得不在心底赞叹,年轻女人就是让人着迷。男人停下来喘息了一下,这时胯下女人的紧绷总能让他想起了夺取她处女的那一天。占有这样一个床上的妖精,总是让男人觉得很满足。作为一个男人的满足。他绝对不会后悔这样做。男人慢慢将整支阴茎送到底,与刘盈比较浅的阴道不同,这次不会顶到什么,但那每次如新的紧张感,让男人乐此不疲。「哈——哈——」刘盈大口地出着气,肠道的紧密触感让她眼前发花。肛交与其说带给她性的快感,不如说是排泄的快感,那种痛与快感交织的感觉随着男人开始抽插慢慢从直肠传上大脑。刘盈觉得自己浑身无力,刚才还对自己的体力充满信心,现在她连手指都不愿意再动。放开全身的每一寸肌肉,把自己完全交给男人。正常的性交已经不能让刘盈做出这种完全的投降,她会不自觉地去配合,她已经被彻底开发了。

  然而并不经常做的肛交仍然抽空了刘盈的体力,男人保持着稳定的速度,一丝丝的把刘盈的体力抽空,也一丝丝的把快感缠绕在了刘盈的痛楚上。刘盈只剩下了呻吟的气力。

  「哼——嗯——嗯——」

  男人放下了刘盈的腿,任由它们搭在自己的腰旁,双手抚上刘盈的胸,随着进出的节奏,揉搓着虽然平躺却仍然挺翘的双乳。男人突然俯下身吻住了刘盈的嘴,热情地舔舐着她的唇舌,并把整支阳具抽出了出去,再迅速一插到底,龟头与肛门口的再次接触让男人浑身一震,不由成倍地加快了频率,双手紧握住娇嫩的乳房,全力挺送,每次都做最长程的抽动,但实在不舍得让龟头完全退出,总要留一点给那道始终紧勒的「皮筋」。

  男人开始变得浑身紧绷,刘盈探手紧搂着男人的脊背,迎接最后的冲刺,放任自己的喉去喊叫,放任自己的肠道去燃烧。在男人的喷射中尽情燃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