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jp89.vip   

学长的公寓满春情

那一年,我二十岁,大二

  那一天下午下课之后,我没有回家,而到了学校男生公寓,礼豪学长的寝室找他。

  他住的这间学生公寓我很熟悉,他常招待我去,但我却非常紧张。

  在楼下看到他的车,我便直接上楼敲门,他的门口摆满了球鞋,门口还贴着花花绿绿的海报,没多久他出来应门,还抱着练习一半的吉他。

  「小雅?怎么会过来找我?」他把吉他放在架子上,脸上掩不住惊喜。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怪,进了他房间就抱住他,我闭着眼睛,想要让自己的冲动更加无所畏惧,我将自己埋进他的胸膛,清楚的感觉他的心跳就在我的耳朵上震动着,而我自己的心跳,急得快要从喉头里头蹦跳出来。

  我颤抖着声音,对他说:「礼豪学长……我想跟你做爱。」他被我扑倒在床上,推着我的肩膀拒绝着:「等一下……」而我很着急的将他的手抓着覆上我的胸口,他惊呼着,但手却没有收回。我知道自己的优点,对自己的身材也相当有自信,我不信他没有感觉。

  「小雅!」他的脸一片潮红,紧张的对我大声说,「你搞什么!?我说等一下……」「学长……」我哀求着,眼神急切而痛苦,「不要拒绝我。」礼豪的声音软了下来,只是仍然皱着眉:「发生什么事了?」我不说,强硬的吻他。在我和他的唇互相碰触的时候,我傻了,他也愣了。

  两片嘴唇这样贴紧的时候,他的气息很清楚的在我的脸上,他握着我肩膀的手稍稍收紧,另一只手悄悄的扣住我的下巴。

  我从眼睛的细缝中偷看他,他皱着眉头,似乎很苦恼,但是他闭着双眼享受着,而不安分的手,在我的发际游移。陌生而暧昧的氛围,形成一种情不自禁的媚惑。

  坦白说我觉得自己非常过分。礼豪学长是喜欢我的,我老早就知道了,若不是因为我迷恋哥哥,学长的成熟细心、体贴温柔我是不可能没有感觉的,因为他对我死心踏地,我才会找上他,无非是想去证实我对哥哥的感情到底是真是假。

  因为感觉得出来礼豪学长的躁动,我拉起我的背心,将它脱下丢到一旁,露出我最引以为傲的白皙丰满的乳房,伸手承住我的胸部且温柔的揉捏。礼豪学长的眉头皱得更紧,表情似乎是无奈、不解与矛盾的情绪相互交错着。

  我不让他多说话,吮吻着他的唇舌,伸出手爱抚他裤裆内挺直的阴茎,当我碰触到他的时候,他显得局促不安,表情压抑而且痛苦,脸庞神经纠紧得让人心疼,直到我含住他的肉棒,如同我这样取悦哥哥的时候一样,他不再挣扎,发出了令人心醉的呻吟。

  我知道男人喜欢听女人发出呻吟,但我听到男人因为我的动作而发出赞叹,就好像是对我的恭维一般,给了我莫大的勇气,也让我更加大胆去尝试,我一边笨拙的用唇舌伺候他的男根,一边伸出手轻柔按抚他的腹部和大腿。

  一不小心,我对着了他的眼神。他突然恶狠狠地瞪着我,用力的把我甩到床上,我轻喊出声,即使是在这么令人恐慌、无助,甚至保含了罪恶的情况,我还是听到自己的声音孱弱且媚惑,我躺在床上,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他快速俯身掳获我的嘴唇,这一吻却是这么温柔,充满疼惜。

  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面对我不爱的学长,做爱时却能轻易的展现身为女人应有的娇柔,这一点是出自于原欲,一种对于身体无止尽的渴求,非关爱情,我深深体会到,其实根本不用证明,我早就知道在心里哥哥和学长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明明知道这一点,但却刻意用自己的身体展现说明,好像是想报复哥哥,这个人是渴望我的,我不是非要你不可。

  想到了哥哥,我傻呼呼地掉起了眼泪,礼豪学长没有特别的注视我的眼泪,应该说,学长的眼神迷茫的几乎没有焦距,他狂乱的一路向下啄吻啃咬着我的全身,让我错乱的不能自己,并且挺身进入我湿滑的体内。

  我听到自己的呻吟,诱惑而释放。

  学长却是慌了手脚,趴俯在我上方的身子开始微微颤抖,气息渐渐浊重,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轻轻拨开我前额的浏海,亲吻的我的鼻头,许久才说了一句话:「小雅……我好喜欢你……」声音是那么低哑颤抖的让人心痛。

  而我,却讲不出任何一句话去回应他。即使我能感受得到他的痛苦,他每进入我一次,都能感受到他的颤抖和激动,而他的表情如此压抑。我知道学长必定了解我心里所想的,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却不说,不责怪我,也不拒绝我,总是用自己温柔的身体包容。

  而我,只能忘情的以呻吟声回应。

  学长进入的速度开始加快,而表情又更加的痛苦,让我深深被强力冲击和加速的快感刺激,夹杂着些许的痛楚伴随而来,让我抑止不住喉头里溢出的吟声,紧紧抱着他直到最高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