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jp89.vip   

迷奸旧案

张静现年28岁,现为XX区警察局女刑事警察,虽然是女刑警,但拥有一张甜美的面孔,身高五呎六吋,并拥有34D。22。25的诱人身材
  这天,她在自己的办公枱旁,呆看着枱上一宗旧案件的文件,这宗案件她已追查了很久,仍没有任何进展。
  其实,张静未做女刑警之前,在美国是修读工商管理硕士,并在美国XX投资公司任职投资经理,她之所以放弃大公司高薪厚禄的职位,选择做这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主要是这宗案件内所涉及的人,全是张静的亲人。
  整件事应从5年前说起,那年张静是23岁,家里排行第二,父母於她21岁时因车祸身亡,剩下的亲人如下:大哥:张勇,36岁已婚,无子女,任职高级海关关员,身材中等。
  大嫂:曹敏,33岁,张勇的妻子,任职旅行社,身材与张静不相伯仲,拥有34D。23。25的身材。
  三妹:张柔,21岁,在大学读一年级,拥有33C。22。24的身材。
  全家住在父母遗留下来的二层高村屋,生活乐也融融,这时,张静在大学考获奖学金,可往美国修读工商管理硕士,她便离开了这个开心的家庭,到美国读书。
  张静出国两星期之后,这天清晨4点,正当妹妹张柔仍熟睡在自己的睡房里时,张勇和曹敏便已起床,张勇因任职海关需轮班工作,已习惯这么早起床,而曹敏因今天要顶替另外一位同事,做领队带一个四日三夜的旅行团到上海,需要早些到机场安排有关的事宜,刚好张勇也是在机场工作,故两人吃完早餐后,张勇便驾驶着自己的七座位私家车,载着曹敏一起去机场。
  到了机场后,张勇便与曹敏吻别,再到自己岗位工作,而曹敏做完一些准备工作后便到预定位置,静候着旅行团团友来报到,接着两小时,曹敏便忘着帮团友办理行李寄运和登机手续,终於安排妥当并登上飞机,由於曹敏很早起床的关系,待飞机起飞后不久,她已睡着了。
  渐渐曹敏感觉到右边乳房侧给一些硬物压着,便张开眼睛看看,原来竟是坐在她旁边呼呼入睡肥男人的手肘。
  像曹敏这样身材好的女人,在任何地方都免不了有机会受到色狼所轻薄,她已习以为常,再看看那男人又不似装睡,於是她便用手推开他的手肘,再靠向走廊那边坐着,渐渐地再次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已差不多到达当地机场了,出了机场与团友会合后,曹敏手拿着公司的旗帜,正想用手机联络当地旅行社导游时,一个年约25岁的女子,头发绑马尾,身穿T裇及牛仔裤,身材一般约有32B。22。24,走到曹敏身旁道:「你好!是曹敏吗?」曹敏答道:「是啊!你就是XX旅行社的小芳!」那女子答道:「是啊!好高兴与你合作!」曹敏笑道:「我也是!」两人便带着团友去停车场,通常曹敏带领这类旅行团,是与当地旅行团合作办的,除曹敏外,当地旅行团亦会派出领队,负责旅行团在当地的一切食、住及行,而曹敏只是从旁协助。
  另外当地旅行团亦会雇用一些游览车公司,因此旅游车司机不是当地旅行团直接雇用的,因此,若遇到一些麻烦且难相处的司机时,领队会相当辛苦。
  两人和团友上车后,经小芳介绍后,曹敏便知旅游车司机姓陈,年约五十与小芳合作了很多次,是一个和蔼友善的人。
  其实,这个旅行团的团友,全都是四、五十岁易话为的成年人,故接下来两天的旅程,大家都玩得非常愉快。
  第二天晚上曹敏和小芳同住一间酒店房,这是所有旅行社为省钱所安排,突然小芳接到来电,原来是游览车公司通知,原先姓陈的司机因家里有急事,明天要请假,并说明天会安排另外一位司机来接替,接着两人聊聊天便睡着了。
  这天算是最后一天的旅程,因过埋今晚明天早上便要坐飞机回香港了。
  这天吃完早餐后,小芳便去停车场找那新来的司机,曹敏便迟一步带着团友到停车场,刚好一进停车场,曹敏便见到小芳和一个年约四十岁的肥胖男人,站在旅游车旁在谈话。
  曹敏便带着团友走到他们旁边,这时,小芳大声对团友道:「各位团友先上车!」小芳接着跟曹敏道:「这位是王大哥,这位是曹敏。」曹敏道:「王大哥你好!多多指教!叫我小敏就得!」王大哥道:「不用这么客气!那我就叫你小敏吧!」说话问,曹敏并没有察觉到,王大哥那双细眼不时盯着她的诱人胸脯!
  就这样没有阻碍下,今天的旅程完结了,回到酒店后,曹敏和小芳帮团友安排完酒店房后已是十点钟了。
  这时,酒店便安排房间给曹敏、小芳和王大哥,曹敏和小芳拿了房匙后,便对王大哥道:「王大哥!一阵到我们房间交代一下明天的安排。」王大哥点头会意。
  曹敏和小芳入了房间,便开始放好自己的行李,其实这间酒店房与旁边另外一间酒店房是可连通的,通道利用两只门分隔,每一间酒店房只能开关自己的一只门,因此,必须两只门同时开了,才能穿过通道。
  这时有人敲门,曹敏走去开门便是王大哥,曹敏便叫他进来,接着三人便坐在窗旁椅子及梳化上,准备开始谈明天的安排。
  王大哥从他的袋子拿了三瓶橙汁出来说:「大家辛苦了!先喝点东西!」曹敏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带团领队,且又是女性,不会随便吃和喝其他人的东西,当然避免大家不好意思,便道:「多谢!我现在不口渴,一阵再喝!」而小芳也是这样说。
  王大哥笑道:「那我们快快谈完,再去休息吧!」过了约十分钟,所有安排谈完,小芳急不及待地走去洗手间,而曹敏亦领着王大哥去房门口。
  这时,王大哥没有跟随曹敏,而是一个快步走到连通房间的那道门,开了后并将口内香口胶吐在手里,再放在门锁上,再把门关上,然后走离几步,蹲下装着绑鞋带。
  刚好这时曹敏开了房门,发觉王大哥不在身后,走回去见到他在绑鞋带,并没有察觉他刚才一连串的举动,亦没有任何怀疑,等他绑完鞋带后,便再次领他出门。
  王大哥走后,曹敏和小芳便轮流洗澡,再聊聊天,可能两人辛劳了一整天,不知不觉间便睡着了。
  这时,曹敏和小芳可能连造梦也想不到,接下来发生事情,可能是她们一生中最可怕的经历。
  现在是零晨1点,在曹敏和小芳房的隔壁房住客,便是王大哥和另外一个司机叫老叶年纪身材和王大哥相约。
  老叶道:「老王!会不会有事呀!你不能肯定她们是否以喝了那瓶橙汁!」王大哥道:「不会有事的,我和小张、小杨不知干了多少次!我们选择落手的,全都是已婚的,又不是处女,给我们干干,对她们没有损失,就算没有喝那些迷奸水也没有问题,只要你入房后跟我刚才说的照做便可!」续道:「最后她们不喜欢又可怎样,难道报公安呀!这样的话她们老公便会知道!哈哈!她们唯一选择便是当没有发生过,她们不说,我们不说,谁知呀!
  胆小鬼!你呀!如果能将她干得贴贴服服呀!可能还会有下文呀!」老叶道:「真的不会有事!」王大哥道:「你惊就留在这里,我自己入去!」老叶道:「不是呀!死就死啦!一齐入去!」两人便拿着绳子打开那条通道的门,再推开曹敏房那只给王大哥造了手脚的门,两女便呈现在两只淫狼的眼前,此时,王大哥用手指着枱上原封没有喝过的两瓶橙汁,老叶当然会意他想说两女没有喝那些有迷奸水的橙汁。
  王大哥便摄手摄脚地走到曹敏的旁边,轻轻的拉起她的右手用绳绑在床头,然后再绑左手,再从带来的胶布撕下一块,便转头看看身后的老叶,已见到小芳的双手已给老叶绑在床头,老叶手亦拿了一块胶布,望着王大哥等他进一步的指示。
  此时,王大哥便对老叶点一点头,两人有默契地将胶布分别贴在两女的咀巴上。
  睡着的曹敏由於咀巴给物件盖住,本能反应驱使下,想用手抹去盖住咀巴的物件,由於双手已给绑着,手向前一拉便弄痛自己的手腕,就这样子曹敏便因为疼痛而惊醒了。
  苏醒后的曹敏发觉双手给绑着,正想大叫亦发觉咀巴给东西封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心知不妙时,眼睛已看到站在床边淫笑着的王大哥、隔离床上和自己境况一样的小芳及小芳旁边的老叶。
  两女互望一眼,已了解她们现在的境况,亦猜到接下来发生事情。
  这时两女拚命地拉扯箸绑在手上的绳子,希望挣脱手腕上的绳子,口里仍不继地「呜呜」地叫着,两个男人没有阻止,亦没有任何进一步行动,只是笑淫淫地欣赏着,床上身体不停摆动的两女作无谓的抵抗。
  这时,曹敏心里又愤怒、又害怕,希望眼前这一切都是自己在造梦。
  此刻,王大哥坐在曹敏身旁说:「两位导游小姐,不要惊,我们两兄弟只想跟你们爽爽,你们乖乖合作的话,保証不会伤害你们!」老叶道:「老王!不要说这么多费话,快啲郁手吧!」说着同时已率先拉高小芳T裇,再拉起乳罩露出那微微突起的32B乳房,老叶看着小芳的小乳,不屑地道:「想不到比想像中还小,算吧!好又一餐,唔好又一餐!」接着便用双手、咀巴和舌头,开始玩弄着那双小乳,小芳则拚命地摆动身躯及摇头,望能脱离老叶的淫行,口和心都在说「停啊!求求你!」,但咀巴给封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眼里开始流出悲伤的眼泪。
  这边,王大哥亦拉起曹敏的T裇,抓着她的乳罩大力向上一扯,「啪」的一声,乳罩的肩带立刻断开,除手一扬,乳罩已掉在床后,那34D。洁白幼滑的巨乳,晃来晃去地露在王大哥的眼前。
  王大哥欢喜欲狂地道:「哗!好大!」一双手已握着曹敏的乳房,开始搓揉着道:「噢!这么大!这么滑!正啊!」接着已俯身用咀巴和舌头,玩弄着曹敏的乳房和乳房顶端上的粉红色乳头。
  这时,王大哥搓压曹敏的乳房实在太大力,痛楚和惊慌使曹敏眼泪直流,曹敏亦跟小芳一样,明知没有用,但仍不断地摆动身躯和「呜呜」的叫着。
  那边,老叶开始想脱下小芳的短裤时,小芳拚尽最后力气狂挥着她的双腿,已阻止老叶的举动,老叶无计可施下,愤怒地一拳打在小芳腹上,骂道:「干!
  老子唔嫌你波小肯干你!算你家山有福啦!还扮怎么啊!」小芳中拳后,真是痛不欲生,像泄了气的皮球,全身气力尽失,接着老叶已轻易地退下小芳的短裤和内裤,手口并用地弄着她的肉穴,还不时发出「雪雪」的吸吮声,这刻的小芳已完全失去抵抗的能力和意志,「呜呜」地哭着,任由老叶摆佈。
  这边,王大哥和曹敏亦除着老叶的破口大骂,把眼睛和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看完后,王大哥已开始用手,准备脱下曹敏的短裤和内裤,恐吓曹敏道:
  「你看到啦!乖乖地不要反抗啊!」
  看到小芳刚才的遭遇及怯於王大哥的威吓,曹敏那敢挣扎,但当王大哥脱她的裤时,本能反应躯使下,仍合着双脚微微扭动,这样的反抗根本起不到作用,曹敏的短裤和内裤已给王大哥退下,并丢在床边。
  现在曹敏仍用力合紧双脚,希望可阻止王大哥进一步的行动,但曹敏的气力经刚才一轮挣扎已用得八八九九,王大哥只轻微用力将双脚抬高,再左右拉开,那幼嫩的肉穴已呈现在王大哥的眼前,这时,王大哥早已急急地俯身用舌头舔弄着。
  曹敏不断摇头,摆动着腰肢,口想叫「停啊!求求你!」却变成「呜呜~呜呜呜~」眼流着泪,心里悲痛地想着「完了!老公!对不起!我就快给这个禽兽强奸啦!」对曹敏来说,她老公张勇就是她的初恋情人,而她的身体亦只有老公干过,现在竟无缘无故地给眼前这个满身肥肉的老男人玩弄着自己清白的身体。
  那边,老叶已脱去自己的衣服,蹲在小芳两腿之间,手握着肉棒向前一挺,已完全插进小芳的肉穴,随着「啪啪」的声音,开始猛力地抽插着,并喃喃地道「噢!还这样紧!正!」这时,任由老叶摆佈的小芳,「呜呜」地放声哭着,只能默默地强忍着肉穴给抽插带来的痛楚。
  这边,王大哥仍舔弄着曹敏的肉穴,不时还将舌头伸进入肉穴里,由於身理上的自然反应,曹敏的肉穴渐渐地已流出淫液,王大哥再舔弄一阵后,便放开曹敏双脚,站在床边脱去全身的衣服。
  身体没有被玩弄同时,曹敏好奇地张开那早已湿透的眼晴,一眼便看到王大哥胯下那根早已充血七吋长的肉棒,对曹敏而言,在她的世界里只见过她老公那五吋长的肉棒,那有见过这样长的肉棒,犹奇它的粗度,比她老公的还要粗,这时,曹敏真是给吓呆了。
  王大哥已跳回床上,正想抬起曹敏的双脚时,冷不提防给曹敏一脚踢中他的面,令他倒跌在床后,原来曹敏正用她最后余下的气力,拚命地挥动着双脚,以阻止王大哥刚才的举动。
  王大哥摸着自己的面走到床头骂道:「臭四!给面唔比面啊!」便左一巴右一巴地打在曹敏满佈泪痕的面上,再扯着她的秀发,拉起她的头续道:「臭四!
  乖乖地合作些!唔系有排你受!」
  然后再推下她的头,痛楚使本来饮泣着的曹敏即时放声大哭,原先挥动着的双脚亦失去动力,放软在床上。
  王大哥再次爬上床蹲在曹敏两腿之间,抬起她的双脚放在肩上,握着那硬邦邦的肉棒在曹敏的肉穴入口,上下上下地磨擦着骂道:「臭四!早已湿淋淋啦!
  仲扮嘢!」接着用尽全身力气向前一挺,整根肉棒已插进肉穴里。
  给这样粗长的肉棒狠狠地一下插进下体,那种涨痛的感受,真是无法形容,这时,曹敏只能「喔喔」的放声大叫,不断摆动,双手紧握成拳,以喧泄精神和身体的痛苦,接着王大哥便前后前后地抽送着,并道:「正!真紧!」同时像搓麵粉团一样,用力地搓压着曹敏那晃来晃去的乳房。
  这时,房内只听到两女「喔喔」、「呜呜」的叫声和抽插时发出「啪啪」的声音,而曹敏和小芳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身心的痛楚,只希望这时发生的事情尽快结束。
  就这样过了约三十分钟,两个男人已开始喘着气,但抽插的节奏仍跟之前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有时快有时慢,而曹敏和小芳这时真的非常茅盾,因她们的肉穴竟开始传来阵阵的快感,这时,她们已不像最初时强忍着痛楚,而是强忍着快感,亦强制着自己身体反应。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们,因她们和她们老公做爱的时间往往不会超过二十分钟,而且这两个男人的肉棒,无论长度和粗度均胜过她们老公的。
  那边,老叶渐渐地加快抽插的速度,每插进一下顶到小芳肉穴深处时就道:
  「死未!」同时小芳亦「喔」的一声反应着,突然,老叶下身一阵挛痉后,将精液全射在小芳的肉穴里,而小芳「喔~~~~」的一声大叫,老叶便伏在小芳身上,双手慢慢地抚摸着她的身体,两人不停地喘着气。
  这边,王大哥亦开始发起最后的猛冲猛刺,这时曹敏好像已差不多忘记了自己是被强奸的,口里不停「喔~~啊~~喔~~啊~~」地嚷,叫声亦随着王大哥的猛烈抽插,变得越来越大声。
  突然,王大哥大叫一声,双手紧抓着曹敏的乳房,两人一阵痉挛、抽搐,颤动后,王大哥将精液全射在曹敏的肉穴里,享受着高潮的曹敏,亦感觉到肉穴深处王大哥射出来的滚烫精液,这刻,房间内只有四个人的喘气声和精液及淫液发出的淫靡味道!
  片刻后,曹敏渐渐回过神来,望向小芳那边,见到老叶仍伏在小芳身上,像已睡着了,而小芳仍喘着气,面上呈现出一副又痛苦又舒服的表情。
  接着再看看仍伏在自己身上喘着气的王大哥,他的手仍不时搓弄着自己引以自豪的乳房,心里难过,同时亦责怪自己道「曹敏啊!曹敏!你竟给这个又肥又丑的男人强奸了!还有高潮~~!你对得住你老公吗~~?还有精液全送进阴户里!万一怀孕了~~?怎么办~~?应否将今晚的事告诉老公~?还是报警~?
  报警后会怎样~~?」
  就这样,可怜的曹敏不断地责怪自己、不断地问自己怎么办、不断想后果,渐渐地因疲倦睡着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