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jp89.vip   

那时有你

我错误地认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惜,我忘记了在有的时候,时间也是土壤与温床

  你不说,我不会问。

  可我恰恰是敏感的人,我和你之间印证着敏感。而且是不可理喻的印证。

  我小心翼翼,凡事敏感。你呢?

  我感到自己的无能。

  在我们之间剩下的只能是激情的做爱。在性爱上我们有着最和谐的因子,可以撞击出最激情的火花。这算是我们之间唯一的维系,我说的可正确!

  就像吸毒,享受瞬间麻痹的快感时,副作用自然的也就来了。

  能躲吗?又能躲到哪里?

  吵架在我们之间变得不可避免,司空见惯。

  「情人之间不吵架是不正常的。」

  这我赞同。情人之间的吵架往往是相对的,没有绝对性。

  很艺术的吵架?不是,根源不在这里。

  重蹈覆辙?我彷徨。

  信心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吗?要求过高?对自己对你?

  「我见的多了,不是你的错。在海南,这种事情天天都在上演,不论多恩爱的小夫妻去了没几年就各奔东西……让我怎 相信。」想噎死我是不是?被你噎得说不出话!不要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和神情。才开始将青春绚动的你,怎可能轻易让心情老死!

  那是在海南,这里可是伟大首都。

  「我没有觉得性质不同。」

  我们和他们不同。

  「我们和他们是不同,他们是去海南闯天下的,我们不是。我们是在这里读书的,都是消费的,我们独立了吗?你独立了吗?你说啊,你怎 不说话!」我的辩解很虚弱,我不会在这个时候再就这个问题跟你争论下去。这是个对我们来说没有结果的问题。

  「除非是大家只想玩一玩,在一起已经这 长时间,我已经很满意了。」分手?你的意思是到此为止?是不是这个意思,回答我!

  「是他在资助我读书。」

  你!你不知道这是对我的一记闷棍!在这一点上我们和那些在海南的小夫妻是一样的。可能还不如!

  我是一只斗败的公鸡,可能还要惨,甚至连对手是谁,长什 模样,都不知道,没见到,就已经败下阵来。

  可是,我不想玩,我从来没想过只是和你玩玩就算了。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彼此都冷静冷静。」

  「我还是没有办法去说服自己,虽然我喜欢你,真的。但是,我还是不能做到就那 潇洒地,可以不顾一切地投入你的怀抱……」「我真的……很辛苦。」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是让你难以承受,难以认同,那 我可以选择放弃。放弃不是现在才有的。放弃过,何妨再放弃一次!

  「我不能一面跟你在一起,一面又在想着心里对他的负疚。」「是,你说过我混淆了感恩与感情,我分不清。也许我们分开,我就能想的清楚。你愿意……给我时间吗……?或者……」「或者……也许……我离开,我们真……分开会是……最好的。」你这 认为的吗,你自己都不能确定的事情,需要我来帮你确定!可是你是不是愿意相信并从心里接受?!

  我愿意给你时间,但不是离开。我宁愿看着你,哪怕是远远的看着你。我可以保证我不会骚扰你,可是,让我看着你,让你留在我的视线里,不要离开,不能离开。离开了就等于放弃。

  「我有什 好的让你……让你这 留恋!」

  你为什 还在哭?你的声音尖锐地刺耳,可我还是不可救药。是我在犯贱。

  我……我没有理由。

  你站在那里。是你。我好高兴。

  不要分开了,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抱着你,迷迷糊糊的抱着你。知道吗?

  这样抱着你我的心里很塌实。

  我相信命远,命运让我认识了你,又抓住了你抱紧了你,你让我怎能放手。

  高兴也罢,不高兴也罢,想让我放手门都没有。

  醉了吗?我没有醉,我是开心,开心的我可不能睡,我睡了我会看不到你,看不到你我会重新失去,不要让我入睡。

  「我不走,我会陪着你,直到你愿意放手的那一刻。」笑话,抓住了我就不会再放手的。

  「你知道吗?你喝醉的时候我感到很无助。这让我怎 信任你……」可我终于又得到了你。你说我也罢,还是你想好了其它折磨我的方式,我都不在乎,我又可以抱着你,就这样抱着你!

  「为什 ……」

  不要问我。

  「不知道你到底好在哪里……或许……是……」我不知道,或者上天因为对这个原因的不清楚,所以才让你来。

  「他来了……」

  要去见他,你肯定会去。不想你生活在过去,生活在他的影子中。或者你可以选择继续,而将我忘却。

  「我该怎 办?」

  我能告诉你怎 办吗?我不能。跟他没有可比性,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怎 办?一个有恩于你,一个对你怀着深深地眷恋。你能不能不要问我怎办?

  你选择。用心选择,靠你的心,而不是靠我可以提供的那些我自己都觉得烟雾缭绕的答案。

  我可以说的是我已经习惯了有你的生活。习惯于每天的争吵,习惯于在第二天的任何时候见到你,习惯于怀揣着你的笑容入睡……也许让你选择是种残忍……天知道!

  知道今天你要去见他。

  我开始暗自庆幸你看上去并不是很开心,虽然你在用心的装点着自己,也许在我面前你是故意的,也许……我有些烦躁的算计着。

  我真是个小人!内心龌龊的小人。原谅我,原谅我在这一刻的绝对自私。我只是一个没长大的顽童,希望守护心爱的玩具似得希望永久拥有你。我的内心就是这 地倔强和简单。

  不行,你不能去见他。我强行抱住你。

  「只是要说清楚……」

  你静静地安静地注视着我。不对!不要也不能这 冷静的看着我。我封住了你的嘴唇。没有推开我,抱着我一如我抱着你。我撕开了你,又将你变成赤裸。

  怀抱着你的赤裸,体味着你的娇柔,紧紧地揉捏你胸前挺立的双乳,我在颤抖。

  轻轻地抚摩着我。

  察觉了我的不安!不可以被你察觉,我不能容忍你的察觉。

  「来吧,占有我……在我去之前……」

  温柔横陈着自己在我的面前,无谓再掩饰什 了。

  娇盈一握的高挺、 紫嫣红的柔嫩、柔光滑冶的身资、包容而容忍的幽谷被柔丝的暗影错落着,在我的眼前忽明忽暗的闪烁。

  贪婪地呼吸着那味道,紧贴你的温暖。目光在肢体上流连,用舌尖嘴唇不停的索取这份感受,从最高处一直巡逡到最幽深之地。气息愈发强烈了,独一无二的你的气息。

  你的肢体在索取之下颤抖,张开的花房送给我香醇的爱液。耳边是喃喃地不可抗拒的低吟,温软的小手在我的头发中凌乱的挥舞。

  「来,占有我……真真实实地让我感受到,不要温柔。」不能。我只想温柔。

  「不,我要感受你的强和硬。要啊……我……怕……」狠狠地毫不留情地穿透你!你肯定这一刻这种穿透是你的需要,到底是,还是不是!

  「来,用力的穿透我,要你用力的穿透。别对我温柔,穿透我吧,让我一直能想着你。我怕……真怕……」你看着我,那眼神有要求、有渴望、也有焦躁不安,眼神乱了,紊乱的眼神也让我乱了。

  小手一把就握住了我的坚硬……

  「唔……」

  同时发出的声音的悠长如世纪之末的颤音。

  雪白的身子章鱼似得紧紧地吸附我,这一刻,我们又结合在一起。能够感受到那痉挛,发自心底深处爆发出来的阵阵痉挛……看着我,在这过程中,在我们结合的过程中,在我依照你的要求拼命的占据那空间的时候,就算是那阵阵的波涛淹没你,抬起你,又摔下你的时候,那双眼睛始终看着我。不曾眨过,不曾闭过……「不要……啊……不要这样啊……」你挣扎着抗拒。我毫不理会,你不是需要我的穿透吗?给。将你翻转过来,让你高高的翘起浑圆雪白的双臀,将糜乱潮湿的溪谷充分的暴露。花唇微微张开着,才经过我一番狂风暴雨洗礼的腔道还未闭合,吐露着内里的红嫩,这让我疯狂的无主之地!

  我一言不发,将被蜜水湿润的粗长武器对准臀缝之间的肥美之处,这才是唯一,我这样想着,深深地用力地扎了进去。

  「啊……」

  你跪趴着身体瞬间战栗,上半身猛然挺起,乌亮的长发在面前眼里抛撒着张扬。

  走了。

  门在身后 得一声关上。

  知道吗?那一刻那声音让我的心顷刻之间空空荡荡。

  我想喊你不要去,可又忍住。说了让你选择的,不管将来如何,希望这一刻你的选择是无悔的。

  「为什 会喜欢我?」

  不知道!

  「为什 ?」

  为什 执着!为什 刨根问底的追问!

  「就是要知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想知道。」不喜欢你!你明白?不喜欢你!不!决不!大吼,可我的声音嘶哑。

  脸色顷刻之间变了,在我的注视下变了。心可痛了吗?仅仅因为不喜欢就心痛了吗?可你知道吗?我说了不喜欢,接下来我会说我爱你。

  仅仅喜欢是远远不够的。

  我爱你!

  我为什 不能说我爱你!好吧,我终于说了。不在乎现在说是否还有用,是否还来得及,反正已经说了。

  我以为说过这三个字我会轻松,没有,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

  我爱你。

  分辨不出。现在已经分辨不出这三个字的含意是赌注还是其它,还是濒临绝望中的人手中微不足道的一根稻草!

  可说了,已经说了。

  像等待审判的人,我颓然地坐下。甚至不敢看你的眼睛,不敢去正视、注视或是斜视哪怕仅仅你的一角。

  手温柔地在我的脸上轻抚着。

  算是安慰吗?终于知道了我真实的一面。就是这 脆弱,在真实中连自己都痛恨的我。不再孤独,可感到自己依然无耻!

  决定权还在你的手上。就这样吧!交给你,都交给你。

  「我……我一定要去的……我只是要告诉他,我是怎 想的……我的决定。」是吗?是这样简单?那我大可以放心的让你去。

  「我不能……你知道我不能……就这样。了结之后才能是新的,可以重新开始的……。」了结?了解。

  没有丁点儿责怪你的意思,明白不管是为了谁,这样做都是理智而正确的。

  只是心在痛而已,这痛它由不得我,没有办法去控制。没关系,我已经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会在你面前没出息。

  「相信我,好吗?」

  「给自己信心,也给我信心。」

  「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我选择相信。

  「等我回来。」

  好,等你回来。不是生离死别,为什 这 伤感!等你回来,你答应了我的,一定要回来。等你好了,我保证哪都不会去。就等着结果,就在一片空寂中。

  Shit!翻来覆去只是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

  大脑怎能这样的不负责任!我需要想,需要记忆,别开我的玩笑好不好。最需要记忆支撑的时候,记忆居然敢放我的鸽子!

  太累了。

  宝贝,你太累了……

  游离在半梦半醒之间,我猛然惊醒。眼前,那里闪耀着的可是一道光?

  那时的那年是很平常的一年,像每一个都会有的一年一样,那一年也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里面有复杂的,也有简单的,有一群人的,也有一两个人的……那时,有雪。那时,有花开……那时,有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