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jp89.vip   

钢铁学院王青芳

一天周末的下午,我在网上搜找SM性质的QQ群时,加进去一个挺另类的SM群。这个SM群的名字叫“XX乐园”,里面的S和M都是男的,但不是那种男同性质的SM群,而是一个以淫母为主题的群。群内成员实际也不一定都是男S或男M,是通过在群名片上标示为了S和M,这么地区分成的两类。一类是喜欢淫别人母亲的,这类成员在同一的群名片前标注的是S,一类是喜欢淫自己母亲的,这类成员在同一的群名片前标注的是M。我加进进去后见群里虽聊得热火朝天,但一看其实也是一个意淫性的群,不过在闲得百无聊赖间,我也就跟着在里面瞎侃了起来

   好歹是我确实曾调教过中年熟女M的,瞎侃也总比那些凭空意淫者说得真切,聊了没多长时间还真就在群里引起了关注。有一个群名片标示为M的,向我的QQ发过来加好友的申请。我点开他的QQ资料看了下,见其QQ的网名叫“成成”,QQ资料上写的年龄是20岁。看了看发过来好友申请者的QQ资料之后,反正也是瞎聊我也没细琢磨,顺手通过了其加好友的申请。

   通过其申请加上了这个“成成”,他向我发过来了一条消息说,他今年18岁还在读高中,是刚才看我在群里说的很有真实感,觉得我肯定是真的现实调教过中年母狗奴。紧跟着又发过来一条消息说,他是因曾亲眼偷见过他妈真的被人当成母狗奴调教,之后又通过偷看他妈在家里电脑上的QQ聊天记录,这么地知道了他妈有着M倾向的。随后他又发过来一条消息说,他今天是难得自己一个人在家,因此难得能有了次可以语音聊天的机会,想语音跟我聊聊他妈被人调教的事。

   看完这个“成成”发过来的三条信息,我自然是以为他也是个纯意淫者。不过正好是闲得无聊,又打字打得手有些累了,于是就答应了和他语音聊聊。

   连接上了QQ语音之后,首先我让他介绍下他妈,这个“成成”听完马上说道:“我妈今年42岁,身高一米七二,体重大约110斤。因为她个子很高,所以看上去显得挺瘦的,要是穿厚点的长裤子,屁股看上去一点也不大,但其实如果她穿紧身裤子的话,还是能暴露出来她的屁股其实挺大的。所以我妈在身材方面,是属于那种因为个子很高看着显得很瘦,但实际总体上还是很丰满的。我妈在容貌长得算挺漂亮的,平时经常去做美容保养得也挺年轻的,看长相显得挺有气质的,而且为人和善很有亲和力,是跟谁说话都是慢条斯理的那种人。所以我妈从长相和性格方面给人的感觉,绝对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

   听这个“成成”简单介绍完了他妈,我又问起了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妈有M倾向。开始被我问起了这样的问题,刺激到了他已表现出来的强烈淫母欲,这个“成成”在网络另端当即变得呼吸急促了,听起来显得很是亢奋地开始叙述了起来。

   “我爸是那种典型的东北人,爱喝酒,爱打麻将,脾气还不好,经常地跟我妈吵架,吵得厉害了还会动手打我妈,所以我妈跟我爸的感情不是太好。就这么地我爸的一个哥们,趁机就把我妈给勾搭上了。我爸的这个哥们,我给他叫张叔,比我爸小了几岁,跟我妈差不多大,以前经常来我家,跟我爸和我妈都挺熟的。我那时候还上初中呢,我妈那时候还不到四十,长得比现在年轻,身材也比现在更好。那个张叔勾搭上了我妈后,当然就经常地操我妈干我妈,我爸又是爱喝酒、爱打麻将常不在家,后来他干脆就经常直接来我家操我妈。我也就这么偷看到了我妈和这个张叔偷情的事。

   有一天后半夜的时候,趁我爸又出去喝酒不在家,这个张叔就又来了我家操我妈。我们家住的房子是四室一厅的,因为我们家的房子大屋子也多,他们应该是觉得我睡着了听不到,所以没在乎我还在家的事。结果我那天是半夜起来上厕所,听到从我妈、我爸住的房间里,传出来了我妈在哦哦地叫唤。我那个时候都上初三了,当然知道这是女人做爱时候发出的动静,可是我爸那天晚上并不在家,我马上想到了肯定是我妈在跟别的男人偷情,就偷着摸到她和我爸的房门前往里偷看…… ”

   网络另端的这个“成成”,说到这呼哧呼哧喘了起来,暂时停住了讲述。显然说到了他偷窥到了他妈跟人偷情的时,愈发刺激到了他的淫母欲令他更亢奋了,令他情不自禁地在电脑前撸起了鸡巴,而且越撸越兴奋很快就要撸射了。于是我便语气很严厉地呵斥他,不许他撸鸡巴了让他专心说他妈的事。电脑那边的这个“成成”,果然还就很服从地听了我的话,不再撸鸡巴继续讲了起来。

   “那天半夜偷看到了我妈和那个张叔偷情的事,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不但没有把这事告诉给我爸,反而还喜欢上偷看我妈让那个张叔操。后来每回我爸去打麻将晚上不在家的时候,我知道那个张叔差不多都会来我家操我妈,就是只要我爸晚上出去打麻将了,我都会先装睡然后再等着去偷看。就这么我偷看到了更多回的我妈被那个张叔操的事。后来那个张叔操我妈的次数多了,应该是觉得光操我妈不来劲了,就开始跟我妈玩起了SM调教。我妈可能确实就有M倾向,还就喜欢上跟那个张叔玩SM调教了。我就这么又偷看到了我妈被调教的事。

   有一回我又去偷看我妈挨操,看到那个张叔是坐在了床边,我妈是光着跪在床下,正在撅着屁股给他口交吃鸡巴。可能我妈不小心牙碰到了他的鸡巴,把他的鸡巴给弄疼了,那个张叔二话没说,揪住我妈的头发抡起巴掌,啪啪地就扇了我妈两个大耳光子。我妈被打得趴到了地上,疼得直叫唤但没有说疼,还马上就又跪好了姿势,更卖力地给他继续吃鸡巴。

   那个张叔看了就骂我妈贱,是个不收拾就不听话的贱母狗,还让我妈自个说自个是不是贱母狗。我妈不肯说自个是母狗,他就又扇了我妈好几个大耳光子,打得我妈只好说了自己是贱母狗。然后那个张叔就又让我妈学狗叫,我妈不学又挨了好几个大耳光子,被打得只好汪汪地学了狗叫。

   完事那个张叔说我妈这回不听话,要用他的鸡巴惩罚下我妈的屁眼。我妈应该在这回之前就被他操过屁眼,显得很害怕被他继续操屁眼,求着他这回放过她的屁眼,说只要不操屁眼怎么玩都行。那个张叔看我妈不让他操屁眼,就拿过来了一条皮带,而且还是我爸的皮带。看来他在我偷看的这次之前,就是已经用我爸的皮带抽过我妈了。然后他就用我爸的皮带,很大劲地抽起了我妈的屁股,直到抽得我妈答应了让他操屁眼。

   要开始操我妈的屁眼之前,那个张叔用我爸的那条皮带,把我妈的手绑到了后背,然后让我妈撅着屁股趴到了床上。他应该是知道操屁眼我妈会很疼,趴我妈叫出的声大让我听见,又把我妈的一条内裤,塞到了我妈的嘴里。然后他站到了床下面,让我妈把屁股撅出床沿外,从后边把鸡巴从后边操进了我妈的屁眼里。我看到我妈被他操屁眼的时候,应该是被操得非常疼,因为我看到我妈被操上了屁眼之后,没一会就疼得头上全是汗。

   那个张叔操了我妈屁眼十来分钟,就在我妈的屁眼里操得射了。不过他没有直接射我妈屁眼里,把鸡巴从我妈的屁眼里拔出来,用手捏住了他的鸡巴头,拽着我妈的头发,把我妈拉下床跪在他的鸡巴前,把刚从我妈屁眼里拔出来的鸡巴,直接就塞到了我妈的嘴里,是在我妈的嘴里射的精。然后还逼着我妈把被他射到嘴里的精液,全都给咽下去,结果我妈还真就咽了下去。

   在我妈嘴里射完了精之后,鸡巴已经软了没法继续操我妈了,那个张叔就解开了绑着我妈手的我爸的皮带,让我妈在他面前自慰到高潮给他看。我没想到我妈被操屁眼操得那么疼,可被操完了屁眼竟然变得更骚了,主动撅着屁股趴到床上,手从下边伸到逼上摸着阴蒂,屁股对着那个张叔的脸,让他从后边能看到她的逼。我妈用手开始自个揉起了逼,那个张叔一边骂着我妈骚,一边还用我爸的皮带抽我妈的屁股。我妈被一边瞅着屁股一边自慰,反而是更骚更不要脸了,自慰的时候自个就学起了狗叫。”

   变态淫母欲非常强烈的这个“成成”,说到这时已经兴奋得受不了了,但是我没有允许他撸鸡巴自慰,他很服从地没有敢继续撸鸡巴自慰。鼓咚咚咚喝了几口水后,继续跟我说道:“那个张叔玩了我妈两年多,后来他因为酒后驾车撞死了人,被判了刑给抓进去蹲了监狱,也就没法再继续玩我妈了。可是我妈被他玩了两年多,已经让他给开发成贱母狗了。所以后来我妈就在网上,主动找起了其他男的调教她,就这么现在已经完全成个贱母狗奴了。”


   对这个“成成”对我所说的,他偷看到的他妈被人调教的经过,很显然是他意淫想象出来的,我听了之后自然不会当真。后来我又和这个“成成”在QQ语音聊了几次,他跟我聊的依然是意淫想象出来的他妈被人调教的经过。这个“成成”虽然变态的淫母倾向很强,每次说起他妈妈被人调教是时在语音里兴奋得呼呼直喘,但说话时的条理性很强,可能还是个学习挺不错的孩子,至少比较得聪明理智防范心很强,从没有透露过关于他和他妈的真实情况。不过随着和他聊天的次数多了,我从他无意中流露出的言语细节里,我感觉关于这个“成成”所说的,他是通过偷看到了她妈在她家电脑上的QQ聊天记录,得知到的他妈有着M倾向,这件事很可能是真实的。

   认识到了这么一个有着淫母倾向的贱儿子,感觉到他老妈很可能还真就有着M倾向,我自然是想能够有调教他老妈的机会。可这个“成成”虽很喜欢和我聊意淫想象出来的他妈被人调教的事,却是防范心很强不肯透露关于他和他妈的真实情况,我找了好些个理由给他要过他妈的QQ号码,都被他找各种借口给推脱过去了。

   要想能够现实调教到他老妈,至少要先在网上认识到他老妈,感觉通过这个“成成”很难直接要来他妈的QQ号码,于是我借助自己多少懂些的黑客技术,利用给他传淫母题材的AV片的机会,在他家的电脑里黑进了一个木马程序,通过可以暗中监控到他家里电脑的方式,跳过了他自己来获取他妈的QQ号码。

   我在这个“成成”家的电脑里黑进去的木马程序,具体说是一个后门木马程序,既通过在他家的电脑里黑进去这么一个木马程序,只要他家的电脑打开了连上了网,我在我的电脑前就可以全盘监控到他家的电脑。其实这类的黑客技术并不怎么高超。我不是直接黑进去的他家的电脑,而是通过把木马程序暗藏在给他传的A片里,间接地把木马程序移植安装到了他家的电脑里,多少懂些黑客技术的人都能够做到。

   这个“成成”的老妈,确实也经常用他家的电脑上网聊天,通过在他家的电脑里黑进了一个木马程序,我很容易或得到了她妈的QQ号码。偷窥到了这个“成成”老妈的QQ号码,我高兴地发现他老妈确实是真有着M倾向,因为他老妈每次聊完天下线时,都会把聊天记录给删了的这个QQ号,加了好几个的以SM为主题的QQ群。我先把我的QQ号码,加入这个“成成”老妈的QQ号码所在的一个QQ群,然后以是在群里看到的她的QQ号为理由,首先很容地就和他老妈互加为了QQ好友。

   利用能全盘监控到在他家的电脑里的这个木马程序,我很顺利地把这个“成成”老妈的QQ加为了好友,之后通过对他老妈用这个QQ上网聊天时的监控,我从偷窥到的他老妈的聊天内容中进一步确认,他老妈不但确实是有着M倾向,而且当前还有着一个现实主人。这个“成成”老妈的主人,是本市一所名为钢铁学院的一个教授,从这个“成成”老妈跟其的聊天记录里,我偷窥到这个教授姓陈,同时也是这所大学的一个副校长。这个“成成”的老妈,也是在这所大学上班,是这所大学校浴池的班长。

   从这个“成成”老妈同其主人的聊天记录里,我得知到了她和其主人都是在本市的钢铁学院工作,我可以说是相当吃惊地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因为我来了这个新的城市后,住的地方离这所钢铁学院很近,上班下班时上下公交车的站点,就在这所大学大门的马路对面。

   因为家属区被包括在了整座校园了,这所钢铁学院在大门进出上没法管得太严,因此不是这所大学的学生及教职工,也能相对很容易地进到这所大学的里面。知道了这个“成成”的老妈是在钢铁学院的校浴池工作,我先是在网上把她加为了QQ好友后,随后自然是想去看看她长什么样子,于是便混进了校园找到校浴池看她。

   找到了校浴池的门口后我发现到,这所大学的校浴池,是对学生和教职工及家属同时开放的。看了看在校浴池不远,有一家开设在校园里的超市,于是我跑去学校的超市了买了些洗浴用品,然后假装也是去洗澡的拎着直接进了校浴池,就这么面对面地见到了这个“成成”的老妈。

   一般大学像校浴池这样的部门,都是归属于校后勤科管辖的,部门的工作人员属于校后勤科的一个班组,部门负责人也就因此被称为班长或组长。作为这所钢铁学院校浴池班长的这个“成成”的老妈,作为班长的同时兼任着卖澡票的工作,我拎着临时买来的洗浴用品假装进去洗澡,借买澡票的面对面地见到了这个“成成”的老妈。

   我面对面地见到了这个“成成”的老妈,发现确实如在网上刚认识这个“成成”时他跟我介绍的,他老妈的个子果然很高,身高超过了一米七,双腿颀长,脖子和腰也都很长,总体看上去又显得很协调。大概四十一、二岁的年纪,个高腿长身材很是不错,容貌长得也很漂亮,确如这个“成成”在网上给我说得,看上去显得很有气质,而且举止端庄待人和善,单从外表看上给人的感觉,绝对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式的女人。

   我假装去洗澡的跟这个“成成”老妈买澡票时,她的胸前挂着了一张学校工作人员的胸卡,由此我还得以偷看到了她的名字叫王青芳。


   去钢铁学院的校浴池洗了一次澡,看到了那个“成成”老妈的样子长相,并且知道了她的名字叫王青芳,见她个高腿长人长得漂亮且气质,之后我自然是非常想将她勾引成我的M。想着之后能够和王青芳有着现实交往,我当然不会让她知道我是通过她儿子认识到的她,因此去钢铁学院的校浴池看到了她的样子长相后,我也就不再跟做为他儿子的那个“成成”在网上聊了,此后也没再去钢铁学院的校浴池洗过澡,专注挖空心思地开始在网上勾引起了她。

   可惜我虽然是绞尽脑汁地想勾起她和我聊天的兴趣,但出于大部分女M都不喜欢比自己年龄小的S的惯有心态,并且她当前已经有了一个现实的S,这个王青芳始终没什么跟我聊天的兴趣,好歹是没把我的QQ从她的QQ里给删了。想通过在网上聊天勾引她的图谋难以奏效,我也只好是通过偷装在她家电脑里的那个“后门木马”,继续窥视着她和作为她主人的那个陈教授的聊天内容,期望能从中找到一个打开突破口的机会。

   这天周五的晚上,我坐在自己的电脑前通过那个“后门木马”,看到这个王青芳跟作为她主人的那个陈教授,又在她家的电脑上聊起了天。从他们这一次的聊天内容里,我看到作为校浴池班长的这个王青芳,跟既是大学教授还是大学副校长的那个陈教授,竟然主动说了她想到的一个可谓是相当变态的调教创意——准备在周日晚上等校浴池关门之后,让作为她主人的那个陈教授,在校浴池的男澡堂里调教她一次。

   从通过木马程序监视到的他们的聊天内容里,偷看到这个王青芳竟想让那个陈教授,在校浴池的男澡堂里调教她。正好此前我已经去钢铁学院的校浴池搞过一次侦查了,于是有了这么个机会我索性想到了去偷看一下,他们是否真的会在大学浴池里玩SM调教。

   去钢铁学院的校浴池搞过了一次侦查,我从贴在校浴池大门玻璃上的字样已经得知到,这所大学的浴池在周六、周日,关门时间是晚上八点。于是等到了这个周日的天黑了之后,我在快到晚上八点时,混进到了钢铁学院的校园里,之后假装散步溜达到了校浴池的门前。

   坐到了距离校浴池的门口,不到五十米远的一张长椅上,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见已经是晚上半点一刻了,这时钢铁学院的校浴池已经关了门。这所大学的校浴池是一栋独立的两层小楼,此时一楼和二楼大部分窗户都是黑着的,只有二楼东侧的两个窗户还有灯光透出着,在浴池上班的工作人员此时应该都已下班回家了。感觉作为她主人的那个姓陈的教授,如果听了这个王青芳周五那天在网上说的,今天晚上真来了校浴池的男澡堂调教这个王青芳的话,应该就是在这间亮着灯的屋子里。想了想这间屋子的后面应该有后窗,于是我从校浴池门前的长椅上站起来,趁黑溜向了校浴池的后面。

   我趁黑溜到了校浴池的后面,见钢铁学院的校浴池的后面,是一处独立的院子,院墙内矗立着两个很高的大烟筒,看样子像是锅炉房所在的院子。我绕到了这出院子东侧的院门前,见大铁门虽然紧紧地关着,但一扇铁门上的小门是虚掩着的,听了听院子里静悄悄的应该没有人,于是我轻推开小门闪身溜了进去。

   溜进院后我尽量压住紧张的情绪四下观察了下,见这个院子确实是给暖气供暖的锅炉房所在的院子,而给学校浴室烧热水的锅炉也是在这个院子里。现在已是四月下旬供暖早已结束,但因为给学校浴室烧热水的锅炉,也是在这个院子里仍然还需要烧煤,院子的南侧依旧堆着高高的煤堆。锅炉房所在院子的南面,既是学校浴池的二层楼,堆在院子南侧的煤堆,贴着浴室二层楼的北墙,接近了二楼北面的窗户。见透出灯光来的二楼的两扇窗户,踩着下面的煤堆踮起脚头既能够得着,我轻手轻脚地爬上了煤,摸到了其中一扇窗户的下面。

   来钢铁学院的校浴池搞过了一次侦查,而且直接进去洗过一次澡,我已经摸清楚了里面的具体格局。知道这所大学的校浴池分为了上下两层,一楼的左右两侧分别是对学生开放的男、女浴室,二楼的左右两侧分别是对教职工开放的男、女浴室。结合钢铁学院校浴池内部的格局仔细想了想,我还没有透过窗户直接往里偷窥便想到了,我躲到了下面的这扇二楼的窗户的里面,是我去洗过一次澡的男教工的浴室。

   因为是浴室的窗户,这扇男教工浴池窗户的玻璃,是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模糊玻璃。不过作为男性的浴池防范得没那么严,我踮着脚探起身脸贴近窗户后发现,这扇窗户的一面推拉窗没关严实,留出来了一道一厘米宽的缝隙,于是我躲在窗外透过这道缝,直接朝浴室里面望了进去,看到里面的果然有着全身赤裸的一男一女。

   面对着在二楼男教工浴室里的这一男一女,身体都是侧对着我躲在了外面的窗户,距离不到五米远里面的灯还大亮着,我很清楚地看清楚了这一男一女侧脸。女的一丝不挂跪在地板上,正在卖力认真地坐着口交的动作,正是我假装去洗澡的买澡票时,跟她面对面见过的那个“成成”的老妈王青芳。男的腆露着大肚子只穿着一双拖鞋,不时兴奋地喘息着站在了浴室的地板上,个子高大身材肥胖,已是年近六十岁的年纪,显然正是作为这个王青芳主人的那个陈教授。


   我在网上刚认识那个“成成”他跟我介绍他老妈时,他说老妈平时给人的感觉,绝对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式的女人,我假装去钢铁学院的校浴池洗澡跟她买澡票时,面对面见到她时对这个王青芳的感觉确实也是这样的。然而此时一丝不挂出现在大学男澡堂里的这个王青芳,却表现出了跟在人前感觉完全不一样的十足荡妇姿态。

   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跪在地板上,脖子上竟然还挂着项圈和狗链,而狗链的一端则是抓在了那个陈教授的手里。下贱地跪趴在男浴室的地板上,用双手恭敬地捧着那个陈教授的鸡巴,一个劲地用嘴卖力地吸允着,就像是一个贪吃的小孩在吸着冰棍。

   看清楚了这个王青芳当前的姿态,我又打量起了一丝不挂的她的身材。见这个王青芳的奶子,大小应该是在B到C杯罩之间,奶子不是特别得大,却是虽年近四十但保养得很是不错,白皙奶子竟一点也没下垂,呈一个标准的半圆球星,像半个皮球一样抠在了胸前。确如她儿子“成成”在网上介绍的,这个王青芳因为个子很高,我那次买澡票时看到她时并没有觉得她的屁股大,现在她是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了我面前,而且是蹲在了地上向后撅着屁股,我这才发现她的屁股真的很大很丰满,同时因为她的腰却很细,屁股向后撅着时呈现出了鸭梨型的姿态。

   我又把目光上移看了下那个陈教授,见其虽已是快六十岁的年纪了,可不但是长了一根超大号的鸡巴,而且还竟然坚挺得还像跟大棒槌似的。作为一所大学的教授还是这所大学的副校长,着老爷子平时在人前肯定是德高望重的感觉,但此时则表现出了一个玩女人高手的感觉。在享受着王青芳口交服务的同时,一手一个各捏着王青芳的一只奶子,像和面一般大力搓揉着,一会儿拉长,一会儿压扁,一会揉成一团,弄得王青芳不停地“哦哦哦”地浪哼着。

   因为是对男教职工及家属开放的浴室,钢铁学院的教工男浴室里有搓澡的,里面摆了一张搓澡时用的窄床。应该是过足了让王青芳给他口交服务的瘾,那个陈教授让王青芳站了起来,撅着屁股跪到了旁边的窄床上,他站到了窄床前两手抓起王青芳的两只脚踝,把王青芳的两条小腿从后面抬得悬空了起来,随后下身猛地向前一挺腰,把大鸡巴操进了王青芳的屄里。

   “啊——”王青芳拖着长音发出了一声浪叫,那个陈教授把鸡巴操进了她的屄里后,随即便提着她的两条小腿,大力地猛操起了她。

   “啊啊啊……求您轻点……轻点……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您的大鸡巴太厉害了……真的是太厉害了……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啊啊啊……”

   随着王青芳被操得连续浪叫了起来,那个陈教授在她的浪叫声操得更来劲了。抽插速度不是很快但力道十足,鸡巴每一次对阴道的抽插,都能把王青芳胸前的双乳带得一阵摇动,下体有力地撞击着王青芳的大屁股,发出来啪啪啪地清脆响亮的声音。已然年近六十竟然还如此能操,我感觉这老爷子十有八九是吃了伟哥一类的性药,而且感觉这老爷子平时肯定也没少吃牛鞭、鹿茸一类的高档补药。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被这老爷子,给操得欲仙欲死到了受不了的程度,随着那个陈教授肏她操得更猛了,王青芳边呻吟着边下贱地叫喊道:“啊啊啊……陈校长,您太厉害了,您的大鸡巴太厉害了,操得我的骚逼太舒坦了。您使劲操,使劲操我,操死我这个小骚货吧……”

   “啪!”听完高高抡起来了巴掌,在王青芳的大屁股狠狠拍了一下,那个陈教授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以命令式的口气对王青芳大声说道:“你个小骚货,你不是我侄媳妇儿吗?别给我叫小张,给我叫二叔,给我叫二叔……我喜欢听着你给我叫二叔操你……快点叫……连着不停地给我叫……”

   “是是是……二叔…二叔…二叔……二叔您使劲操我……使劲操我……使劲操您的侄媳妇儿……”王青芳改口叫起了二叔,那个陈教授听完果然操得更猛了。不过王青芳又被操了没有多少下,突然像是要被肏到高潮似的,更骚浪地大声叫喊道:“…啊…啊…啊……二叔…二叔……高…高…了…我要…要高潮了…我要让二叔操到高潮了……二叔…二叔……您快点更狠了地操我,快点把我给操高儿了吧……”

   其实这时那个陈教授一共才操了她才几分钟,虽然这老爷子操她操得确实也很猛很有力,可毕竟作为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女人,还是不太可能这么快就被肏到高潮,因此我感觉王青芳这么快就叫唤着要来高潮了,十有八九是在这老爷子面前假装出来的。

   果然王青芳叫唤着要来高潮是装出来,因为不是她被操了不长时间就要来高潮了,而是那个陈教授没操太长时间就要射精了。她显然感觉到了这老爷子要射了,故意大声喊叫着说她也要高潮了,是为了给这老爷子助兴的。随着王青芳装着要到高潮的下贱叫唤声,那个陈教授附身趴到了她的身上,双手各紧握住了她的一只大奶子,脸紧贴在了她的脸上疯狂地亲吻着她,呼吸促又是猛操了大概几十下,两条腿一阵哆嗦,趴在她身上一阵哼哼,显然是直接在王青芳的屄里射了精。

   “哎呀…哎呀……太爽了…太过瘾了…二叔您操得我太爽了……我说二叔啊……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这么厉害呢……你说我老公也就是您亲侄儿……岁数比您小了那么多……可他操我从来没把我操这么舒坦过,我可真是太爱让二叔您操逼了……”

   “你个小骚货,真实越来越骚了。你说你咋琢摩的,想到了让二叔来学校的男澡堂里玩你,不过这么玩确实还真够刺激的。”

   “我是二叔的骚货性奴嘛,就是要让二叔玩我玩得爽吗?只要二叔您能觉得刺激,以后您想在啥地方玩我都行……”

   射完精的那个陈教授趴在王青芳身上,跟她言语下流地聊了一会,依然是大口喘着粗气从她身上爬了起来。王青芳则是连忙从窄床上站了下来,让操她操得精疲力尽的那个陈教授,躺在只能容一个人躺在上面的搓澡的窄躺床上,她则是站到了躺床的一侧,表现得很是喜欢地抚摸着着这老爷子已萎缩下来的鸡巴,嘴里继续说着夸赞这老爷子操她操得如何厉害的下流言词。

   那个陈教授在“成成”老妈王青芳的逼里射精后,我本来是想躲在浴室外的窗后继续偷窥下去。不巧这时王青芳站到了窄床的一侧后,脸正好朝向了我躲在外面的窗户,距离不到五米远,担心有可能会被她给发现了,我只好是放弃继续偷听悄悄地离开了。

【完】